匯金股份供應鏈業務迷局:資金承壓風險暴露 銷售收入真實性存疑

上市公司余飛|2020-10-09 14:20|13911

字體大?。?span class="smaller">Aa-Aa+

在匯金股份2020年上半年的5.77億營業收入中,供應鏈業務實現營業收入1.51億元。同時,該業務形成的應收及預付款項規模較大,報告期末該公司應收賬款余額為4.97億元,應收票據余額為1.32億元,預付賬款余額為4.3億元

 

《投資時報》研究員 余飛

 

自收購控股股東的一項資產后,上市公司應收賬款和預付賬款與日俱增,現金狀況亦愈發緊張。河北匯金機電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匯金股份,300368.SZ)因去年的一起業務收購,引發諸多疑問。

 

這筆拖累上市公司的供應鏈業務資產,正是匯金股份在2019年以1.17億元對價向控股股東邯鄲市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邯鄲建投)收購的。

 

從匯金股份發布的半年報中,也可以看到這起收購帶來的諸多影響。半年報數據顯示,該公司2020年上半年供應鏈業務實現營業收入1.51億元,但相關業務形成的應收及預付款項規模較大。

 

與此同時,由于供應鏈業務的資金需求量較大,上市公司的現金狀況也開始承壓。截至2020年上半年末,該公司貨幣資金余額為2.21億元,但短期借款、其他應付款(主要為臨時借款)、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長期借款分別為2.04億元、4.68億元、8444萬元、3.52億元。

 

如此財務數據表現,讓這起資產收購充滿疑問。日前,深交所向匯金股份董事會下發半年報問詢函,要求上市公司說明供應鏈業務應收款項占收入比例較高的原因及合理性,相關銷售收入是否真實等。

 

供應鏈業務成拖累

 

匯金股份2014年在深交所創業板掛牌,該公司主營業務覆蓋信息化與系統集成業務、制造業、供應鏈業務等。引起此次問詢函的供應鏈業務,是匯金股份去年從控股股東手中收購過來的資產。

 

2019年,匯金股份以1.17億元對價,收購了控股股東邯鄲建投持有的青島維恒國際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下稱青島維恒)100%股權、河北兆弘貿易有限公司(下稱河北兆弘)100%股權、山西鑫同久工貿有限公司(下稱山西鑫同久)60%股權,部署供應鏈業務,主要從事煤炭、焦炭、鐵礦石、建材等行業的貿易活動。

 

供應鏈業務的收購,一定程度上增厚了匯金股份的業績。

 

根據半年報數據顯示,2020年上半年該公司實現營業收入5.77億元,同比增長84.24%;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912萬元,同比增長71.35%。其中,營收增長的兩大主要原因之一,便是報告期合并范圍增加,新增了供應鏈業務的收入。

 

不過,收購資產對財務數據的影響并不只是正面。

 

在匯金股份2020年上半年的5.77億營業收入中,供應鏈業務實現營業收入1.51億元。同時,該業務形成的應收及預付款項規模較大,報告期末公司應收賬款余額為4.97億元,應收票據余額為1.32億元,預付賬款余額為4.3億元。

 

這種大規模應收賬款和預付賬款的情況,引起監管機構的注意。

 

對此,深交所在半年報問詢函中,要求匯金股份補充披露報告期內供應鏈業務主要客戶名稱、對應的交易內容及金額、形成的銷售收入及應收賬款余額,上述客戶的注冊時間、注冊資本、經營范圍,交易金額與客戶規模是否匹配。

 

同時,匯金股份需要結合同行業公司情況、合同約定的信用期等因素說明供應鏈業務應收款項占收入比例較高的原因及合理性,應收賬款及應收票據是否存在逾期未收回的情形,相關銷售收入是否真實。

 

根據問詢函要求,匯金股份還需要說明供應鏈業務的具體內容及盈利模式,是否存在為上下游供應商、客戶提供資金支持的情形,是否構成類金融業務。

 

業務真實性曾遭問詢

 

值得注意的是,這并不是深交所第一次針對匯金股份的供應鏈業務提出疑問。

 

今年5月,匯金股份接到過一次深交所的關于2019年年報問詢函,內容同樣圍繞供應鏈業務的真實性。

 

根據匯金股份2019年年報顯示,報告期內該公司實現營業收入8.47億元,同比增長2.33%,期末應收賬款及應收票據合計5.66億元,較期初增長136.03%。2018年及2019年該公司分別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4778.98萬元、4460.73萬元。

 

但是,匯金股份2018年及2019年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實現-4277.18萬元、-1.34億元,連續兩年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與凈利潤存在較大差異。

 

2019年,匯金股份供應鏈金融業務實現營業收入1.44億元,該項業務期末形成應收商業承兌票據余額0.37億元,應收賬款余額2.51億元,合計占收入的200%。

 

2019年末,該公司對青島維恒、河北兆弘形成其他應收款余額6000萬元、1600萬元。經查詢,邯鄲建投還控制深圳維恒等其他經營供應鏈金融業務的主體。

 

據問詢函顯示,匯金股份被要求其說明應收賬款大幅增長的原因及主要欠款方的期后回款情況,應收賬款增幅與營業收入增幅不匹配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放寬信用政策促進銷售的情形。

 

同時,匯金股份也同樣被要求說明部署供應鏈金融業務的原因及背景,供應鏈金融業務與公司主營業務的相關性,前述公司開展供應鏈金融業務的資金來源,母公司是否向青島維恒、河北兆弘提供資金開展供應鏈業務。

 

在當時的回復中,匯金股份表示“公司向青島維恒、河北兆弘提供資金開展供應鏈業務,已按照獨立性原則分別簽訂借款協議,并按季度收取借款利息”。

 

同時,匯金股份稱供應鏈業務屬于資金密集型行業,近年來業務規模的不斷擴大對公司融資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公司需通過銀行貸款、向控股股東借款等其他方式籌措資金,“可能存在融資成本過高,從而導致利潤不達預期的風險”。

 

但是,匯金股份的回復或沒有得到認可,半年報出爐后,同樣的問題又出現在問詢函當中。

 

控股股東債務壓力較大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邯鄲建投作為匯金股份的控股股東,近年來債務壓力持續攀升,資金一直處于緊張態勢。

 

2016年至2019年,邯鄲建投總負債規模分別為28.83億元、40.20億元、83.76億元、107.7億元,資產負債率分別為32.48%、40.18%、41.84%、45.18%。2019年年報顯示,邯鄲建投扣除商譽及無形資產后的資產負債率達到59.76%。

 

這種情況下,邯鄲建投不斷質押、減持匯金股份。7月10日晚間,匯金股份發布公告稱,公司控股股東邯鄲建投于2020年7月9日質押約1.03億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為65%。

 

9月22日晚間,匯金股份發布公告稱,近日公司收到控股股東邯鄲建投出具的《關于減持股份比例達到1%暨股份減持計劃實施完畢的告知函》。2020年9月22日,公司控股股東邯鄲建投減持公司股份約532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1%,本次減持計劃實施完畢。近一年來,匯金股份已經發布了17次減持類公告。

 

匯金股份和邯鄲建投之間的借款及擔保也在此次問詢函中被提及。

 

報告期內,上市公司審議通過擬向邯鄲建投申請不超過10億元借款額度以及邯鄲建投擬向公司提供不超過10億元關聯擔保的議案。

 

對此,深交所要求上市公司結合相關有息負債的到期日分布情況,說明現有資金和近期經營回款是否足以償付到期債務,并結合資金缺口情況說明是否存在流動性風險,并說明是否對邯鄲建投存在資金依賴,與控股股東發生大額關聯擔?;蜿P聯借款對公司生產經營獨立性的影響。

 

匯金股份2016—2019年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

?

余飛
《投資時報》研究員

推薦閱讀

?
甘肃十一选五100期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