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引擎啟動! 粵港澳大灣區現五大產業投資方向

上市公司周運尋|2020-09-07 14:30|44495

字體大?。?span class="smaller">Aa-Aa+

隨著全球制造業價值鏈深度調整,珠三角多城除了將穩固裝配生產能力和物流運輸供應能力外,還將目標瞄準高精尖材料、核心零部件、高端工業設計和工業互聯網等硬科技市場,這無疑將助力粵港澳大灣區向著國際一流灣區、世界級城市群升級迭代

 

《投資時報》研究員 周運尋

 

張先生是深圳一家咨詢公司的負責人,日常為當地企業提供包括跨境業務在內的咨詢服務。近些年他關注到,隨著深圳地價、廠租、人工等成本逐漸走高,越來越多制造業企業選擇將部分業務遷至異地。諸如在深圳保留“研發中心”,將“制造工廠”遷至東莞、惠州等地的動作,正在成為部分粵港澳大灣區(或稱大灣區)企業控費增效可以參考的“上佳方案”。

 

當然,制造業內遷的內涵絕不僅限于粵港澳大灣區一地,當國家發展改革委于近日正式批復《粵港澳大灣區城際鐵路建設規劃》,構建“大灣區主要城市間1小時通達、主要城市至廣東省內地級城市2小時通達、主要城市至相鄰省會城市3小時通達的交通圈”已經箭在弦上,這樣的協同效應和凝聚力,無疑將引發大灣區持續性的產業升級以及技術變革。

 

更關鍵的是,隨著全球制造業價值鏈的深度調整,珠三角這個“世界制造業中心”,除了將穩固裝配生產能力和物流運輸供應能力外,還將目標瞄準高精尖材料、核心零部件、高端工業設計和工業互聯網等硬科技市場,這無疑將助力粵港澳大灣區向著國際一流灣區、世界級城市群升級迭代。

 

可以看到,改革開放四十多年時間,廣東省產業升級趨勢明顯,先進制造業、高技術產業、現代服務業占比不斷提升。同時,廣東省科技創新政策實施步伐一直領先全國,在政策帶動下,廣東已經成為中國科技創新的前沿陣地,并且由于知識的正外部性和溢出效應,還帶動了中國其他地區科技進步。

 

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成熟灣區在國家經濟乃至全球經濟中發揮更為重要的作用。分析人士認為,對粵港澳大灣區而言,隨著中國積極調整區域戰略方向,逐漸擯棄傳統的“均衡”思維,更加注重打造經濟增長極,推動城市群發展,粵港澳大灣區將迎來更大的發展機遇,其戰略性地位也將進一步提升。

 

縱覽大灣區

 

粵港澳大灣區由“9+2”組成,包括廣東省廣州市、深圳市、珠海市、佛山市、惠州市、東莞市、中山市、江門市、肇慶市(以下稱珠三角九市),以及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別行政區。該區域以7000萬人口、超10萬億元的GDP總量為人稱道。

 

方正證券研報認為,相比國內其它城市群,粵港澳大灣區主要有四方面的區位優勢。其一,人均 GDP、經濟密度和城鎮化率均居國內城市群首位,經濟基礎好,發展潛力大。其二,珠三角九市是中國內地外向度最高的經濟區域,而中國香港是全球最自由經濟體之一、國際金融和貿易中心,中國澳門是世界旅游休閑中心、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臺,這樣的多元優勢是其他區域鮮有的。其三,粵港澳大灣區毗鄰東南亞,僑鄉資源優勢明顯,有利于就近整合東南亞的資源和市場。其四,該區域科技創新產業發達,2018 年僅廣東地區的高科技產業企業數已達8525家,僅次于浙江位居全國第二;高新技術企業進出口金額達4708億美元,遠高于浙江。

 

在這一基礎上,粵港澳大灣區的政策目標已由前期鞏固經濟基礎向打造世界級城市群演進。

 

不過,也應注意到,大灣區內部各城市經濟發展水平差異頗大。從GDP來看,既有接近3萬億元的中國香港,也有僅為2248.80億元的肇慶。從產業結構看,中國香港和中國澳門的服務業占比均超過90%,而珠三角九市仍以制造業為主,且各有側重。

 

分析人士認為,在中國勞動力成本上升、人口紅利逐步減少之際,制造業向更低成本地區內遷以促成原有制造業的升級,是大灣區發掘經濟潛力的必由之路,因此大灣區內部產業互補和升級潛力存在巨大空間。而2019年《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下稱綱要)的出臺顯示,大灣區在制度設計、基建、人員流動、跨境投資、醫療、教育、科研領域均有宏大規劃。

 

區域協調發展

 

事實上,綱要的出臺正建立在重塑中國區域經濟大格局的基礎上。

 

聯訊證券在其針對粵港澳大灣區的系列研報中表示,新區域戰略不再過度使用行政手段來促成區域間的均衡發展,而是重新審視效率和公平的關系,鼓勵各類生產要素流動和提升配置效率。先撬動以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等為核心的中國經濟增長極,再通過經濟帶之間的傳導和協同,讓各大城市群在市場力量帶動下共同發展。

 

綱要就很好地踐行了“促進要素充分流動”和“注重協同效應發揮”的區域發展理念。一方面,通過基礎設施、金融市場、科技創新互聯互通等多方面措施,促進人才、資本、信息、技術等要素全方位流動。另一方面,通過錯開區域內城市的戰略定位,實現差異化競爭和優勢互補,有利于協同效應的發揮。

 

從基礎設施互聯互通來看,按照規劃,粵港澳大灣區內部將建設虎門大橋、深中通道與港珠澳三座大橋來聯接港澳與珠三角九市,并構建以高速鐵路、城際鐵路和高等級公路為主體的城際快速交通網絡,力爭實現大灣區主要城市間1小時通達。

 

港珠澳大橋開通運營以及前述提到的《粵港澳大灣區城際鐵路建設規劃》的批復,無疑顯示出相關交通互聯項目正在有序推進開展,這將進一步提升區域內通關便利化水平。

 

從科技創新互聯互通來看,粵港澳大灣區的重要定位之一就是國際科創中心,因此規劃中也明確提出要加強科技創新合作,建設“廣州—深圳—香港—澳門”科技創新走廊,幫助科技創新要素跨境流動。

 

根據粵港澳大灣區規劃,“9+2”組合各有定位,例如香港是“國際金融、航運、貿易和國際航空樞紐”,廣州是“綜合性門戶城市”,深圳是“國家創新型城市”,佛山、東莞等更偏向于制造業等等。通過對城市進行差異化戰略定位,可以避免低水平重復建設和同質化競爭,亦有利于發揮地區間優勢互補和協同效應,最終實現1+1>2的效果。

 

粵港澳大灣區的戰略定位與空間布局

資料來源:《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民生證券研究院

 

五大投資方向

 

整體來看,通過對粵港澳大灣區產業結構及發展潛力進行研究,來自民生證券、聯訊證券、粵開證券、方正證券、天風證券的分析認為,包括交通基建、房地產、高科技制造、生物醫藥、休閑旅游等在內的五大行業有望受益。

 

據《2020年廣東省重點建設項目計劃》顯示,2020年粵港澳大灣區重點建設項目中,城市軌道交通、高速公路、國鐵干線和綜合交通樞紐項目投資額分別達627億元、496億元、175億元和125億元。綱要也明確將加快基礎設施互聯互通,以及構建現代化的綜合交通運輸體系作為未來大灣區建設重點。隨著交通基建的加速推進,與交通基建產業鏈相關的建筑建材、工程機械和軌道交通板塊機會凸顯。

 

而城鎮化水平的不斷提升及城市更新項目的漸趨釋放,亦為房地產板塊帶來發展空間??傮w來看,深耕大灣區城市群及區域內土地占比較高的龍頭房企及區域龍頭均值得關注。

 

《投資時報》研究員查閱Wind數據統計的A股大灣區成份股注意到,截至8月26日,前述100家公司中共有74家公司52周股價呈上漲趨勢,占比74%,區間成交額均超百億元。其中房地產公司有八家,僅兩家公司52周股價呈下跌趨勢,其余均為上漲。

 

制造業方面,作為中國改革開放的窗口,珠三角地區經濟具有明顯的外向型特征,在如今全球經濟環境變化影響下,加快轉型升級也成為危中之機。

 

作為粵港澳大灣區的產業底色,促進傳統制造業向先進制造業轉型升級是當前大灣區產業發展的主要任務。民生證券研報顯示,電子信息產業或將成為粵港澳大灣區深化經貿、技術創新、投融資合作的產業高地,集成電路、物聯網、平板顯示、5G 等領域將率先突破關鍵技術,實現轉型升級。

 

而在生物醫藥方面,粵港澳一體化發展給醫療服務機構帶來機遇。同時,大灣區老齡化嚴重,養老投資亦值得關注。

 

在休閑旅游方面,粵港澳大灣區五大戰略定位之一即為“宜居宜業宜游的優質生活圈”,這突出了旅游行業在大灣區建設的重要地位。隨著大灣區建設深化實施,在大灣區布局資源的休閑旅游企業有望迎來利好。

周運尋
《投資時報》研究員

推薦閱讀

?
甘肃十一选五100期走势图